当前位置: 首页--文化科普

他提出“水利为第一要务”

2023-12-01 11:10 来源: 中国水利

  为深入贯彻中央关于加强新时代廉洁文化建设的决策部署,落实部党组工作要求,推动加强水利廉洁文化宣传,水利部宣传教育中心面向全国开展了水利廉洁文化稿件征集活动,活动收到许多优秀稿件,其中有许多讲述历史治水人物的廉洁故事。

  今天与大家分享的是清朝水利专家鄂尔泰的廉洁故事。

  鄂尔泰(1680年—1745年),西林觉罗氏,字毅庵,满洲镶蓝旗人。他是清朝中期名臣,曾任云南、贵州、广西三省总督,是清代水利专家。鄂尔泰不仅“统三省平定苗疆,秉圣意改土归流”,更是疏通了云南的茶马贸易,大力开展云南水利基础设施建设,任内励精图治、大刀阔斧地推行改革,为云南水利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.

  1.深入调查:“水利为第一要务”

  刚到云南时,鄂尔泰亲眼目睹“跬步皆山,田少地多,忧旱喜潦,且并无积蓄,不通舟车,设一遇愆阳,即顿成荒岁”的景象,心怀百姓的鄂尔泰对云南水利很重视,他认为“惟地方水利为第一要务。兴废攸系民生,修浚并关国计。故无论湖海江河,以及沟渠川浍,或因势疏导,或尽力开通。大有大利,小有小利,皆未可谓惜费忽焉不讲者”。就任后,他便派出可信任的下属开展水利调查,“博采舆论,合看绘图”,做了许多调查研究。督滇之前,鄂尔泰在江苏布政使任上,就提出了切实可行的治水思想:凡可以造福百姓的水利工程,不论大小,都应有重点、有步骤进行,应多方筹措经费、全社会共同兴修水利。经调查,鄂尔泰发现云南水资源分布不均,旱涝灾害不断,一旦受灾,便出现“旱潦相仍,米价腾贵”的局面。经过思考谋划,他认为在云南兴修水利,要从“跬步皆山、田少地多”的实际出发,针对不同地区的气候、地形和水资源等自然特点,因地制宜地筹划布置水利工程项目。任职期间,他在云南全省改流后兴修水利工程70多项,仅云南昭通就兴修水利10项,可以灌溉土地两万多亩。

  2.制度探索:“修浚并关国计”

  鄂尔泰非常注重总结经验教训,撰写了多篇水利著作。针对泸江(盘龙江,中越国际河流)及其支流的治理方略,他撰写了《临安修河教》。针对滇池海口和昆明六河工程(即盘龙江、金汁河、银汁河、宝象河、马料河、海源河),他在《修竣海口六河疏》中详细描述并提出设想。另外,他还认为“水利既不可失,而水害又不可不防”,注重水利工程的同时更注重防汛,他命黄土杰(云南粮储水利道副使)到处实地踏勘,收集基础资料,撰成《云南省城六河图说》,作为滇池地区农田水利建设的重要指导文献。

  为了高效稳妥地保护现有水利工程,治水经验丰富的鄂尔泰着手建章立制,向朝廷提出“水利兼衔制度”。这项制度是将全省的同知、通判、州同、州判、经历、吏目、县丞、典史等官均加设水利职衔,此举虽没有专设水利官职,但以地方副职官员兼任各地最高水利行政长官,这大大提高了各地方官员对水利的重视,从而保证了水利事业的长久发展。

  鄂尔泰不仅操守自持、政无废事,更是选贤任能,从不任人唯亲,拒绝一切想从不正当渠道获取官职的人,他说“贪官之弊易除,清官之弊难除,实缘贪官坏事,人皆怨恨,乐于改正;清官误事,人犹信重,碍即更张也。”这是他刚正不阿的用人标准。他的举措在人事方面为地方治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,增强了地方官员的治水责任感和使命感,有力发展了云南少数民族地区的治水能力和农业生产力。

  3.治水故事:“兴废维系民生”

  1729年,鄂尔泰发现在临安府建水州(今红河州建水县)南庄附近有很多田地但缺水灌溉,农民们靠天吃饭,如果当年不下雨则秋收无望。鄂尔泰得知该地有泉一股却无法疏通后,他将谷糠填入泉眼,而后向下寻找谷糠(此方法也就是如今的地下水连通试验),终于发现了河流走向,当即“穿凿地穴,伐木为厢,截流激水”,成功开挖灌溉水渠,而周围的广阔田地也有了活水灌溉,百姓深受其益.

  历史上滇池出水口并不通畅。《晋宁州志》便有记载,滇池的水水涨潮落,将“沿池数万亩膏肤之壤,尽没于洪波巨浪之中”,1729年—1732年间,鄂尔泰亲自坐船到海口巡察,用竹竿测试水深,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后,决定开挖海口一埂二滩,使滇池水宣泄无阻,另外他还对入滇池的六河进行了疏浚、修堤、建闸,共完成了46项工程,增加了滇池的泄洪量,并“确定岁修银八百两”,以加强管理养护工作。经集中整治后,滇池灌溉条件大为改善,沿岸田亩也不再有湖水漫溢之害。

  鄂尔泰是一个心怀百姓的人,为了支持兴修水利工程,筹措水利经费,鄂尔泰曾多次带头捐资,为解决水利经费不足的问题,鄂尔泰还将水利建设后增加的田亩(过去因常遭水淹、积水或久旱而不能耕种的土地)变价,充作水利经费。鄂尔泰一生殚精竭虑,不结交外臣,改土归流、安定湖川,坚持大刀阔斧搞改革却也时刻保持规矩意识,他自身的清廉品质成就了他的千古美名。

责编: 廖梦均  
 
 
进入无障碍阅读